故事 – 海盜 (Draft)

王苑之就是這艘看似舢舨的海盜船船長.船上就只有她和她的助手阿根。時空,地點,人物結構全不是重點。王苑之不知多久以來都駕著這手船,每年每月每日跟隨同一條航道刮著一望無際的海洋,日出日落。船上甲板,就在王苑之身後有一張很大的紅色地毯。地毯還是被?可能後者接近一點,因為它下面就是一個雪倉,倉內就是幾十幅屍體和其他的屍骸。呀! 現在我可以講一下王苑之是盜甚麼的。就是屍體。她的航道主要就是幾個行程相距幾個月的島,島上都有墳場。王苑之和阿根就是到島上掘墳找不同國藉,不同形態,不同死法的新鮮屍體。有時都會搜尋骨,因為對王苑之的每年終極任務有用。

王苑之當海盜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屍體。因為屍體淨止,可重新組裝,卻又不需要太多戰鬥力氣跟其他的海盜爭奪。如你能把屍骸當為寶藏,那你自此都很富足。供應不斷,又無人理會究竟墳下的是否還存在。掃墓的人沒幾多,沒幾多神心,亦沒幾多理會墳下的是否就是自己掛念的,甚至都不清楚自己是否掛念墳下的物質。

但王苑之,卻永遠神心,愛著那位並不愛自己的希門。每年航程完結的最後一站,就是到希門的那個島上,在那個已經雪藏的屍體,完美無瑕的,去為他展示他一定很喜歡的模型,就是用王苑之各地搜羅的組件,砌出希門和嘉文當晚共舞的所有動作,所有情節,所有場境。每年都一樣。王苑之心知希門只愛嘉文,亦知道嘉文早就在其中一個島上作了某某的填房,這正是希門變成現在情況的原因。

屍體一離開雪藏,壽命好短,那些情境好快就不會再保持,回歸原來腐爛的狀態。王苑之又再啟航,重覆過去一年所作的。同一條航道,同樣的幾個島,同樣的一個海,同樣的日出日落,同樣的任務,同樣的掛念。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