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to Left (about to quit may be)

好少會睇唔晒一本書,但GEORG LUKAC呢本將會例外。最尾一章還是算了。艱深還可以叫自己迷迷糊糊,如WEED上電的看下去,但我想我開始變了。我看到1918年前後,布爾什維克奪權(真的不是什麼革命,整個過程只是幾十個列寧手下的精英上了當時的國會用刀仔航住所有人,靜靜雞而暴力的控制了整個政府的coup de tat)時期的馬克斯主義者真是個個上晒電痴強逼症似的。只要所謂的工人革命成功,所有歷史、戰略、思想、辨證都可以重新演繹扭曲。原來比較正常的就只有一個叫Rosa Luxumberg 的女人。亦是其中一個被自己人鬥垮的良心戰友。

星期六晚看了這篇評論

http://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5/aug/08/labour-centrists-like-me-not-cynics-corbynites-pure-socialism?INTCMP=sfl

內容都是談及曾經極左的自己,因為看到蘇聯八十年代的貧窮,回想左翼共產革命人士如何為合理化自己的所有行為而變得瘋狂,忘記了祖師爺馬克斯先生資本論入面濃烈的人道主義。他們的fanatism跟你們認識的本土派現在打緊仗所以。。。。有點相似。分別只是共產革命人士讀書比他們多,所以合理化的推論更難捉痛腳罷了。而我未去過當時的俄國,我不能扮專家。

作者還憂慮英國工黨如真是選一個極左人士Jeremy Corbyn出來做領導,英國會萬劫不復。

儘管我認為他有點過慮,但他對左翼共產革命人士的指控,我在Georg Lukac的這本書得到驗證。我想還是看完資本論第三集完成整個左膠旅程吧。

昨晚看到另一篇

http://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video/2015/aug/05/why-sweatshops-fairtrade-video?INTCMP=sfl

講如何才是有效的援助行動。提到杯葛不是有效的援助。講到救世,人人有一套。你是哪一套?我今朝在北角只有半個鐘,還是抵不住兩個字,捨本土小店,到舒服梳化星巴克叫了杯Green Tea Latte Grande 加 Brie and Ham Croissant。這兩個字叫方便。我自知心想特立獨行,但包袱太重,還是放下說教,做個普通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