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to Left (左膠時間)

Let’s Talk about 用了太久,有點失去意義。又想學下一些報章換湯唔換葯,一流一換招牌唔換招式。我認為是時候改一下名。

轉名還有另一個考慮。讀者群中,屬左膠的真是不多。唔左膠要聽左膠事,等如你唔信教卻要去聽見証。我相信除非是純潔靚女/仔邀約,再加條款一定要有下場(唱K打邊爐乜都好,總之LECTURE後一定要TUTORIAL),你才免為其難出席一次。所以Time to Left 其實是一個看前警號,意思是:

This programme may contain offensive and abrasive wordings or scenes. Parental guidance is advised.

咁大家以後見到個主題,可以唔洗睇。

http://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5/jul/22/tony-blair-right-labour-past?INTCMP=sfl

這則評論好簡單。但要講一講背景。英國工黨幾個月前大選大敗後(真是大敗唔係講笑,打欖球大概是42比7咁上下),文禮彬無法用留低才是勇氣作excuse 留下(柒左還可以講呢D的地方無幾多個,遙遠的東方倒有不少例子,甚至可以滔光養悔,用沉默來把自己的一棚牙REPACKAGE,再推出巿場ADD VALUE,這就是神奇),九月前工黨要以可以於2020年重新執政為目標下選黨魁。競逐者如下:

Yvette Cooper – 在貝理雅時已是部長級。差些少今屆成內務部長。找不到香港的ANALOGY。點都要找的話,你當劉建儀吧。

Andy Burnham – 在貝理雅時已是部長級(類以衞生部咁上下)。香港更找不到相似的。

Liz Kendall – 新人。但講明擁抱Osbourn 的財政政策。你當李慧晾子吧。

Jeremy Corbyn – 工運領袖。唔洗我講LA. 你即刻估到咩樣啦。

簡單來說,就是貝利雅2.0, 2.01 同 3.0 VS 李卓仁. 又或是似政客VS唔似政客。

(乜政客有分似同唔似的嗎?)

有。當你當政客是產品,你會發現為配合唔同客路,就要有唔同產品。簡單分就是

TYPE ONE – 個款似做得野,有文有路

TYPE TWO – 個款似我落街買野的街坊,似幫到我

當然其實仲有其他款。買電話都唔止IPHONE同三聲啦。

但COMMENTOR 一語道破,唔係邊個款式的問題。係Labour 這個概念唔再合潮流的問題。比喻就是當冇人再需要電話,咁你是IPHONE定三星根本唔關事。當人唔再需要性,是羅冧定是六歲妹妹都唔再關事。當世界發展到Labour這個原本解作工業就業人士的專稱已經唔知再點解時,Labour這個黨就要從新再定義,應為甚麼的一個社會分層服務。

但其實作者,以至嗰幾款,都應再看多次CAPITAL,Labour並非定於工廠/工業,而是定於人,社會,自然,關係,全變成產品的時候所產生的一群就業人士,即我們現今所講的打工仔。而馬生整本書VOL 1 主要都是探討那些人和他們的家庭在這種產品模式下的生活如何受影響和應該如何幫助。從這個角度上,Labour as a term has, not only been not vaild, but never been such relevant. 當連政治,政客都變成產品而已,你能看通的話,工黨的光榮時刻剛剛才開始。醫生是產品,醫生就是你武器,學生是產品,學生就是武器。女人是產品,女人就是武器。政府是產品,政府就是你武器。看得通的話,周街都是你的老牛。我不明白貝理雅以至其他的人驚D乜。

發夢時間暫告一段落。開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