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之美~yingju-Lu

~牧羊女的風鈴詩坊~

~散文之美朱自清~

夏荷娉婷 夏荷娉婷

溫度一天一天在攀升,溽夏真令人不敢恭維,我也不再喜歡做個陽光女孩,對太陽敬而遠之,對夏天,多只透過室內的窗框看著,或者用聽的,聽耐熱的蟬迴盪在夏日天空裡嘶鳴的唧叫聲。

關於蟬鳴,上回在賞蓮篇(荷葉清香賞蓮~yingju-Lu)末了一時興起因宋人許顗「獨蓮花得意於水月」想到朱自清的《荷塘月色》,而在朱自清這篇文章末段裡確實也提到了蟬聲,他在前段文描繪了荷塘月色的景緻之後,接著寫道︰「荷塘的四面,遠遠近近,高高低低都是樹,而楊柳最多。這些樹將一片荷塘重重圍住;只在小路一旁,漏著幾段空隙,像是特為月光留下的。樹色一例是陰陰的,乍看像一團煙霧;但楊柳的豐姿,便在煙霧裡也辨得出。樹梢上隱隱約約的是一帶遠山,只有些大意罷了。樹縫裡也漏著一兩點路燈光,沒精打彩的似乎是渴睡人的眼,這時候最熱鬧的,要算樹上的蟬聲與水裡的蛙聲;但熱鬧是牠們的,我什麼都沒有。」

就因為朱自清在《荷塘月色》中提及月夜蟬聲,在當時引起了一些迴響,討論來討論去的都是究竟平常夜晚的蟬子叫不叫?有生物學家說不叫,甚至連王安石的葛溪驛詩的注,裡頭也寫著「蟬子夜晚是不叫的」。但也有人聽過蟬在夜晚叫,且須在有月夜時。

我想這是相當有趣的發現,近而可以引發新的觀察和新的經驗。

我確實聽過蟬在夜晚叫過,但是慘的是我壓根兒都不往天空瞧,也就不知道是夜有光否?只覺得蟬兒不睡覺也是正常,況且蟄伏於塵土數多、甚至數十年之久後,好不容易解開束縛,就得盡情在短暫的一生中及時享樂,努力嘶鳴。這樣看來,我是比較缺乏科學頭腦,胡亂想的功夫倒是一流。@@”

初秋德國哥廷根(Goettingen)的萊內河 初秋德國哥廷根(Goettingen)的萊內河

朱自清以散文見長,文筆清新細膩,令人印象深刻。他在歐洲遊記裡寫過義大利的佛羅倫斯、羅馬,以及德國的柏林、萊茵河、德瑞斯登,還有荷蘭、瑞士,法國巴黎等等…,想在他所處的年代已能這樣遊走多國也真是不容易。當時他所見的這些城市,有些不幸在二次世界大戰中遭受破壞了,生於不同時代的我拿起他的文章再讀擁有一樣地名卻又有些不一樣感覺的城鎮風景時,真有些奇幻的感受了!他自己也曾說他最愛讀遊記,在他的《山野綴拾》一篇中,起頭他就這樣寫著︰「我最愛讀遊記,現在是初夏了;在遊記裡卻可以看見爛漫的春花,舞秋風的落葉…~~都是我惦記著,盼望著的!這兒是白馬湖,讀遊記的時候,我卻能到神聖莊嚴的羅馬城,純樸幽靜的Loisieux~~都是我羨慕著,想像著的!遊記裡滿是夢︰『後夢趕走了前夢,前夢又趕走了大前夢』,這樣地來了又去,來了又去;像樹梢的新月,像山後的晚霞,像田間的螢火,像水上的簫聲,像隔座的茶香,像記憶中的少女,這種種都是夢。…」

但除了遊記,朱自清描寫花卉植物的能力也相當令人佩服,讓人一看再看,還是讚嘆!他真是一位浪漫多情的文人。

摘錄一段他在《一封信》中所描繪的紫藤花︰

「來信說起紫藤花,我真愛那紫藤花!在那樣簡陋~~現在大概不那樣樸漏了吧~~的房子裡,庭院中,竟有那樣雄偉,那樣繁華的紫藤花,真令我十二分驚詫!她的雄偉與繁華遮住了那樸陋,使人一對照,反覺樸陋倒是不可少似的,使人幻想『美好的昔日』!我也曾幾度在花下徘徊,那時學生都上課去了,只賸我一人。暖和的晴日,鮮豔的花色,嗡嗡的蜜蜂,醞釀著一庭的春意。我自己如浮在茫茫的春之海裡,不知怎麼是好!那花真好看,蒼老虯勁的枝幹,這麼粗這麼粗的枝幹,宛轉騰挪而上,誰知她的纖指會那麼嫩,那樣艷麗呢?那花真好看;一縷縷垂垂的細絲,將她們懸在皴裂的臂上,臨風娜娜,真像嘻嘻哈哈的小姑娘,真像凝妝的少婦,像兩頰又像兩臂,像胭脂又像粉…我在他們下課的時候,又曾幾度在樓頭眺望;那丰姿更是撩人︰雲喲,雲喲,仙女喲!我離開台州以後,永遠沒見過那樣好的紫藤花,我真惦記她,我真羨慕你們!」

附︰朱自清生於清光緒24(1898),死於民國37(1948)胃潰瘍。

 (相關網誌︰花之物語~YINGJU-LU)

~散文之美朱自清~

~yingju-Lu~

View original post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