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 – ODS & OMO

JanAgora

說了好多年,一直想去烏克蘭,想去波黑,未曾成事。或者香港有太多誘惑,又或者怕像《歡樂今宵》一樣,沒翻開的勇氣。

今日執書櫃時找到一月的《周刊巴爾幹》還未看,隨手翻翻是篇予言,說起來的事卻像上世紀般。

嗯。


突然想將香港的殤拉來跟Odessa和Mostar一起,真正「人唔笑狗都吠」 。

的確,這兩個地方的悲情色彩很難不去憐惜。但想下去,她們的歷史、建築、風土人情或是發達國家對她們加的標籤,混成瀨尿牛丸,更是出類拔萃的活藝術品。

Odessa是烏克蘭文化孕育樞紐,揉合法國、希臘和阿爾巴尼亞的建築,繞過巴洛克式opera house,在像地中海般陽光和sea breeze天氣,走入sarajevo版本的防空洞,平靜在日落前走入猶太餐館,使費較歐洲平大截…

而Mostar除了巴爾幹地標,炸了七千次復修九千次的聯合國文化遺產Stari Most外,周街都是pub,酒不錯喝(其實巴爾幹做酒好厲害的,敍利亞邊境 戈蘭高地的紅酒酒莊曾經是各國戰爭搶奪的地標,其紅酒更暢銷世界各地),還有老麥和McCafe!

痴線,我全部都只是看書看回來,喝酒看回來的。就像讀書,講到似層層,未見老師先有霸氣。雖然你問我韓國有哪位紅人,我可是搭不上的。

View original post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