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對稱小姐

JanAgora

那一年未入幼稚園,應該兩三歲吧,在家幫媽媽熄掉哨子在響的水煲,不小心就打翻,小個子失重心跌坐在地,浸在剛滾的水不懂華麗轉身…那時還沒有那麼易哭,我沒有哭,媽發現的時候已經過了多久呢?不記得,時間在記憶裡早就延伸無限,現在說根本不準,只記得入院時皮膚已開始冒水泡。

前幾年讀急救,才知道我那些情況算兩成燒傷,二級燒傷。

我穿過五六年壓力襪,擦過的袪疤用品加起來應該過萬元(我可是見證「秀碧」除疤膏由三十多元賣到百二三元一支的歷史人物啊),可是疤只有變淡,沒有消退。中六以前,因為右腳的疤和雙腳奇怪的比例,再熱的天氣,我只穿三骨襪,或襪褲。

image

步入暮年以後我才漸漸放鬆一點,但,可以的話,我比較喜歡穿靴子。時至現在的廿多年後,我還是左右腿不對稱。

記得f說過,我這些事如果放在今日社會,早就成了虐兒個案。這個社會愈來愈怪吧?虐待自己最多年都只是自己。我真的遇過人指著我的大小腿談東說西,女生對這些時好難不難過吧?但,其實怎麼我會介意他們說什麼呢?就算我雙腿無疤,要挑的話我也會有其他東西給他們高談闊論啊。大面啊、橙皮紋高低眉大細眼之類等等其實不只我有的暇疵,說出來都不過對人不對事。就是因為我是我而被抓著談起來吧。

View original post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