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日記 第三章

2040年6月18日

到了各地流浪,甚麼都放下的Chelsea終於洗盡盤川回港。好像從小的夢想的完成後, 發覺還是找點工作吧。找甚麼工作都不再重要,總之賺足夠後又再打算,多麼自在,還悔恨為甚麼活了這麼個年頭才懂得這人生真理。C’est la Guerre C’est la Vie。最後她找到一份在警署做System Maintenance 同 Data Mining的工作。真怪,從小都沒有接觸過電腦、數學、數據這些東西。讀的都是文學文藝,為甚麼考試一考就過,好像從前生就懂似的。納缺單位又沒有因為她過往的學歷完全不對題而不許她參與考試。就這樣她就做了這份工作,而在警署,這個職位的稱號亦相當簡單,就叫DOT。亦從來無人問為甚麼會有這麼搞不著頭腦的稱號,當然Chelsea亦不會過問,她對這份工作一點都不關心不在乎,豈會關心這等雞毛皮。她就被安排在重案組工作,支援前線探員的偵查。

上班第一日,一把黑色微曲的長髮任意下垂,鵝蛋臉,雁飛形態的幼眉,不大的豆眼,略厚的嘴唇,5尺2吋,不塗脂粉,不塗口紅,白色TEE SHIRT,貼身牛仔褲,波鞋,就是她的上班做型。到了中環警局報到,迎接她的就是薛SIR。5尺6吋,黑粗框眼鏡,方角面型,白色裇衫FEAR開衫尾,涼在直腳灰西褲上。頸上的領及領帶因香港的天氣關係而鬆開。薛SIR和Chelsea的第一句:

「你好。我是薛藥。是呢個環頭的總督察。歡迎你。」

沒等Chelsea回答已禮儀式握了她不自覺伸出的右手。薛Sir 就徑自用自己的步履及語言介紹差館的簡介及路標,各個她應該要知的Offices。全程急,但還跟得上,他亦已為新人略減了身體的速度。

最後到了他們的Office

「呢度是我地的休息室。因為我地的工作地點,是街上面。」

同事都因為Chelsea的到來起身打量。不計薛SIR和Chelsea,整隊只有七人:阿炮,阿詹,阿狗 (他們都是最老資歷的,從樣貌不辨出);強記,士多,三十來歲;剛加入不久的阿龍(即龍志生),及一個胖子,怎看都不似是警察的肥斯。老實說,連薛Sir都不似警察,他比較像To Kill A Mocking Bird的Atticus。或許,在已充滿罪惡的中環,就是需要這些不應當警察的當警察,因為應當是警察的,不會受得住這裡的氛圍。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