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掉在孩堤的花瓣

JanAgora

上回說及一櫃枯萎的鬱金香,其實故事是這樣的:有一男一女同班同學分攤一個儲物櫃同時share書和notes,中間有點曖昧,一個追得好狠一個不懂推卻,後來就是每個星期一和五她打開櫃子都會有不同色的鬱金香。她會拿出來,放入tote bag不讓別人在途上看見,然後回宿舍插好。

有時,儲物櫃會有小食,會有她因為上莊開會而走了堂的功課,甚至會有拿回家叉好電,上堂用的pda。他不止一次跟她說,這是他的初戀,他會好好待她好,他覺得她太瘦,想帶她回家吃飯吃好一點。

有時推卻太多次,她也實在感到尷尬,也因他真的不問付出幫了她好多忙,她到現在都不否認當年出於感動曾經讓他牽過手,在以前不到零晨不出現的酒吧小巷一帶游走。

這樣的日子大概維持了個多月,期間他幫忙趕走她纏人的前度,她亦避開了幾個魚翁的網。

然後有一位令她更感動的人出現,新的他是她同科的學長。其實是否有什麼正式手續要做呢?她問。但她覺得明明他倆都不算是情人,新出現的人也未至於成為情人,那沒什麼好說吧。

只不過吃多兩個飯,加上幾份part time,她少了時間回學校,於是一併把儲物櫃的約定都忘記了。當她驀然想起之時,一櫃橙黃已滲出屍臭。學科的同班同學,包括學長的粉絲,包括其他討厭她化妝上學的電腦科同班同學也滲出一地屍水,用rumors浸死這個豬籠婦。十多二十歲的小個子最受不了氣,她接受了學長的追求,卻忘記她根本承擔不了瘋狂的流言。

有人在xanga 指名道姓說故事,有人在msn送魚蛋歌贈慶,有人上tutorial在電腦轉掉具攻擊性的底紙。

她不想再上課,更加不想入lab做功課。

那個他除了開首跟一個人說過這事後再沒加鹽加醋,他靜靜的放下最後一次鬱金香,放低本來買給她當情人節禮物的financial calculator,然後一併把鎖匙留低在櫃內。

好了,多年後她輾轉間回到和他同一區生活,也偶然遇過好幾次。記得他一臉興奮想要走過來,她只想到自己是不可飽肚的魚蛋,pls stay away from me,她心想,然後跟他微笑一下,再九秒九衝入月台避開尷尬。

又輾轉間聽到他「再」沒有拍過拖,他收工回家就替家中自種的鬱金香澆水施肥,種壞了又去買種子。

其實她只說過一次覺得鬱金香「幾靚」,那已經是十年八年前的事。

你知道嗎?鬱金香只在初開時才算美麗。它盛開的樣子像食人花,枯萎的臭味較玫瑰凋謝更難熬。不信嗎?你試試看。

View original post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