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 edgy.

JanAgora

又是另一個夢到自己回Bristol的夜晚。我看見我眼都哭腫。醒來枕頭也是濕濕。

那時我告訴自己要努力找工作,努力靠自己一雙手生活,寄人籬下的委屈實在難書難解,對我這種極端分子也沒有出路。然後當然沒有然後,我很努力工作,我還未看見出口牌。「你不適合在這個社會工作」,朋友說。

我一直覺得每個人人生於親情/友情/愛情/事業也有特定的比例分配,而我的比例是0/40/85/-25。

也不是沒有機會走,離開這個地方,但on & off我依然游走在放棄的世界,對於一個樣貌並不起眼的人來說,這絕對是過態。悉尼。多倫多。蒙特利爾。哥本哈根。三藩市。等等。我討厭純然為了生活而將自己押為注碼,也害怕看到自己毫無建樹。

一整天在loop《好久不見》,加上乒乓球般紅紅瘀瘀的眼袋,哭不停的灰色回憶天空,這太陰鬱了吧。我要往哪裡去,看怎樣的世界,見怎樣的天地,我不懂。

View original post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