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當公主…要消失了 完結

清晨五點。夏天的香港是灰藍色的時候。是最美麗的時候。時差約五個鐘的旺角,由登打士街起到弼街,由旺角東站到廣東道,是真正休息的時候。連火車的班次亦配合旺角的獨特時差。因為再過五個鐘,這裡又會回復世界最瘋狂都會的原設狀態。旺角跟其他地區不同,港島的都會,新界的都會,只是一個個燈箱組成。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會在燈箱內進行。或公事或私事,或會議或爭吵,或愛或恨,或性或靈。但燈箱與燈箱之間都是真空。人只要一離開燈箱就會斷氣死亡,成虛空中的垃圾,所以人都有迅間轉移器,由一個燈箱傳輸往第二個燈箱。所有的燈箱都在虛空漂浮/流,真空內無光,無街,無人。就只有旺角,在運作時還需要街道和人流,還需要熱鬧。但很多人都適應不了街道,害怕氧氣,所以都走到燈箱內,這情況晚上尤為明顯。旺角,你永遠恨不得把她消失,因為她不懂物理。但你腦裡想像的香港,永遠只有這個你討厭的地方。

清晨五點。101號房內小桌上都是啤酒罐,啤酒弄成枱面的水漬,和那兩杯原封不動的菜蜜和冰茶。兩人都疲憊,兩人都高興。

「你…是咪真的。」Jane問倫,倫摷著頭。

「咩是咪真呀。」

「個名…例如。」

「洗唔洗睇身分証?」從荷包摷出身分証放在濕的小桌上,身分正寫著杜倫宇。倫真的有點鬆懈了。

「嘩! 真是有人叫多撚如架!」Jane笑的很瘋。

「屌你大陸落嚟架! 字都唔撚識讀。杜。倫。宇」

「講下笑啫。」

「我唔會呃你的。女。我唔係打壞書生,冇咁好文彩吹乒乓。」倫開始挨後梳化上,有點睡意。「咁細個,讀緊書?」

Jane點頭 「Year 3」

「大學生就唔好做拳手啦。咁多野唔做,一陣比人抽水就無鳩謂啦」

「都啱。做埋今日都唔做啦。咁你俾TIP屎俾豪D咯。我又咁好服侍。」

「吓…咁都算?」

+++

埋單過後,倫真的想在此睡,等一陣又要回先達上班。Jane亦正離開。門半開後停下。Jane斜視說句道別。

「多謝喎。Stranger」

倫合上眼回應:「我英文名叫Woger呀!」

Jane聽後離開,走著撥一撥頭髮,就這讓消失了。

+++

此事之前,或之後,其實都不再重要。Dan到了這間房間。打了房內電話

「Jane喺度嘛」

「呢度冇Jane喎」

「哦」

「先生有咩可以幫你?」

Dan又點了個女拳手。沒一會一個5尺7吋的單辮子女子開門。Dan從自己的書上抬頭望去。

「Hi…我叫Alice。」

「哦…坐吖」

P.S. Dedicated to … I’m Sorry

廣告

2 responses to “故事 – 當公主…要消失了 完結”

  1. janagora says :

    a hint of luxurious sci-fi

  2. asortofharvey says :

    本身都是SCI FI – 成個CALL拳手的流程都是錯漏百出同憑空想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