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當公主⋯⋯要消失了 3

「直到頭先…」Jane 憶述剛剛在K場酒廊迎面碰到Dan及他的一幫朋友,包括他的女朋友Anna,來這裡消遣,Dan看見她卻裝作若無其事的眼神。

「相同的空間,但我已經看到另外一個人了。」Jane 和光柱所成的角度好像從來都冇變過。倫宇又一次不識趣的打岔。他眼光從來都在注視著他一點都不感興趣的歐冠賽前從溫。

「嚴格上呢,唔係相同的空間。以前在K房,今次是酒廊。我喺酒廊,條女在我側邊,我都唔理你啦係嘛…」倫對自己突然由麻甩睇波友完全突變成哲學家感到相當滿意。

「明明乜野事都無發生過,有必要咁做?」Jane 聲線沙啞的質問…Dan掛。倫沒有因為Jane的多變音頻而而把自己的語氣作絲毫的調控,都是一貫馮奇的沉悶聲調及語氣。他少時曾夢想成為一個講波佬,但礙於這種天生殘障,知道做不來,轉做賣電話佬。面對Jane的質詢,竟喚醒他成為一流足球旁述員的冷靜,或冷漠,和一針見血。

「如果我是一個正常足球員,就當我唔小心企前左,無啦啦有個球DUP落自己度,又空撚晒無後衛,前面就是龍,有時唔到他唔射的。你估個個都是歐偉倫單刀還傳咩… 最多射完好似雲貝司咁唔興祝啫…」

「你嗡乜柒呀?」Jane 大概表示需要clarification。但倫似乎無心把說話離開自己一度的強項足球。

「可能條友就是唔想做雲貝司,索性不如唔落場。咁咪唔尷尬咯… 佢唔洗再去考慮佢會唔會真是會射到波。因為他知道咁樣實冇機會掂到波咯…好似係。」

「你又好似講左D野,但我又覺得你好撚1999喎…」Jane 依然一頭霧水。

「我呢D叫唔直接答你,我用例子答你。」

「你高登仔來?」

「我是UWANT仔,就嚟生仔,就快要做BK仔。」

Jane 竟無離頭笑了。

「你真是就生仔?」

「係呀… 睇埋呢次,都唔知幾時再有得睇。但要睇阿仙奴…屌佢」倫仍然沒有擰轉頭。

「恭喜晒喎,人地老豆」敷衍了事的送上一句祝福。Jane 又繼續自顧自的在自己的舞台獨白。倫依然在呆看一場一早已知結果的球賽。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