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當公主…要消失了

這是旺角的一個K房的一個故事。現在是晚上一時,倫宇剛剛到了現場。

旺角官方時間比香港其他地區的時間要慢些少,大概慢五個鐘。所以現在還只是晚上八時,等唱K的人依然漫無目的,交頭接耳的等待房間。倫宇好在早一個星期卜場,否則今場歐冠聽泡湯,在家自己睇SOPCAST定了。有時佢都唔明,當睇波睇到化晒,隊隊贏都係咁時,邊隊含恨出局,邊隊殺與而歸,邊隊被人輪大米,邊隊雖敗猶榮,他都不再有感覺,那他為甚麼還要睇。不過,反正呀強話冇野做約佢睇波,老婆又話冇問題,就無所謂了。

Once upon a time倫宇好喜歡唱K,每晚都一大夥人一起,巨星一番。三四個老友又得。冇果盤又得。無乜歌揀的又得,反正唱來唱去都是嗰幾首。他曾經同自己講: “我好中意唱歌架嗚….". 大概十年後的今日,強未來,就算細房也覺空盪,今次還為呀強這個阿仙奴迷特地卜了中房,清晨的一點,就只有佢一個。K場的隔音使這密室的左右兩旁都有專業歌手,或仿專業歌手,向倫宇連環播歌。他卻只拿起PS手製,在大MON旁的小電視機打著WINNING。 大概十年後的今日,對倫宇而言,打機都很無聊,但比之拿起咪還算有點意義。

打了大概半個鐘,電話震動。

“喂! 倫。我嚟唔到呀! "

“吓! 屌你咁我走唔走好呀"

“吓!你到左呀?"

“哦…梗係唔係啦…我仲喺屋企之嘛" 倫宇把手機往外一靠收一收旁邊專業歌手的音,再放回耳旁。

“咁…對唔撚住囉…張單埋住,計番我一半"

“你有冇Facetime呀?" 倫問

“做乜呀?"

倫笑著說: “哦冇…我想視像屌你老母啫! HAHA"

“SOR….喂我收線喇" 強就咁收線了。

無奈。1點半。WINNING。場波仲有個幾鐘。倫宇突然忽發奇想,拿起牆上的電話,搬了總機。

“先生,有咩可以幫到你?"

“101號房想要個拳手" 倫無表情,卻又有點緊張地道。

沒一會,一個黑頭短髮,五尺五吋高,稚氣未過的女拳手像穿牆術的進了來。倫宇打著機的頭抬起看過去,望了一望。

“你要拳手?"

“係" 倫邊答邊把頭放回BUSINESS AS USUAL的角度。"你自己叫野飲啦。"

女拳手就坐在倫宇旁。倫自顧自打機,沒有回望她坐時的氣息。只感到一點女拳手覺得不舒服的氣息。

“你叫我入來猜莓的是嗎?" 女拳手問。

“…你叫咩名?" 倫宇依然BAU。

“公主" 女拳手答,聲音有點不知所惜的緊張。

“我….唔識猜苺的"倫宇不集中的道來,MON內的美斯終於有第一個罰球。

“先生…你又點稱呼?" 公主還是有點緊張。

“叫我呀倫吖! 譚校長嗰個倫" 倫講完都只錯了,但亦無意修正,美斯還在擺角度。

“先生…你知…拳手做乜架呵…. 我唔係陪唱喎…" 公主依然緊張,但倫嗅出點怒意來。

“吓…我唔唱歌架喎….你當陪我打下機得唔得架" 倫終於按START,頭和眼神亦終於展示適合待人的禮儀,他看到公主有淚。

“得…你想點都得架" 公主側了臉發晦氣的怒。倫宇又再回撥BAU狀態。美斯射失了。

“你…都係叫杯野飲下先啦" 罰球射完,倫宇的說話返回正常人的速度。不知道是她走了出去叫,還是用房內電話,總之,又一會,房內的小桌多了一杯冰茶在菜蜜旁。公主繼續呆坐,倫宇繼續巴塞羅那對阿仙奴。

“你點解…" 倫宇在巴斯基斯控球期間抽出空檔 “你講下你發生乜事?"

“我講左我猜莓架咋" 公主真是興。

但她開始講她同一個朋友的故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