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山歌]故事II – 102

這是一個理想的結局. 死唔係結局. 死是一個人知道的明命後決定如何寫自己故事的開始. 左拼右揍下得到的那幅圖畫, 才是結局. 這很像人生. 雖然那幅圖畫我硬是覺得唔夠碎(我原想做MEMENTO, 或 NO PLACE FOR OLD MEN 的效果), 但都多謝你, 仗義替這故事補完.

JanAgora

重申,直到這刻,阿融和阿恆都不認為在相識第101天那次飯聚可稱為約會。就如阿恆當初所說,他被槍擊的那天,大家的血都融在一起的那個早上,視野模糊且身體漸冷的那個早上,他才終於將世界的雜音排外,望著她,覺得在一起。

那麼…

第101天晚上,阿融明明說要去Sugarmill,他卻臨時轉了場地,說想扮遊客,「食吓悉尼石個景」。於是他們在Circular Quay車站集合,再行過去餐廳。黑色厚身背心,外披紅白格子綿恤,阿融再如常的配修身長褲和長靴,跟明顯打扮過的他成了對比。

「怎麼穿淺色衫?你的hoodie呢?還有你的黑粗框眼鏡呢?」印象中,阿恆上班有八成時間穿hoodie,兩成時間穿sweatshirt,黑色的深灰的墨綠的暗紅的靛藍的,沒有一刻需要對隱士挑選的衣著有遐想。這一晚,他穿的是淺灰和白色相間的直條恤衫。阿融想,如此材質,如此剪裁,不是平價貨色。還有那銀框眼鏡,雖然鏡片有點花,襯上他一身斯文打扮可沒半點違和。直覺說,要是阿恆有心打理的話,品味不會差得去哪裡,可是他硬是要將所有會顯露個性的隱藏,是自信不足,還是另有內情?

阿恆先是呆了,兩秒後才定過神來。「"I play the way I do ’cause it allows me to come with the sickest sound possible."」他頓了一下。「 Jeff Beck說的。」好一個恤衫band友。

嗯,然後他再補彈一段verse。「恤衫配黑框,我大概會變成電車男。」說起來時裝著若無其事的面容尷尬得來有點可愛。

他倆在The Cut坐下,點了二人份的cote de boeuf,難得這兩個香港人都喜歡medium rare。反常地阿恆喝whisky coke,阿融竟然點grapefruit ice。他們由儲結他pick談到李天命到fried mozzarella,但不過說了不夠一百句。不過反正這兩個人平時就不多話,這倒是正常吧。

可是就是沒說過Christine。

這一晚的他有點心不在焉。

晚上十時半,餐廳都打烊了,他們終於離開。阿恆說要送她回家,她一口拒絕。「太gentleman會很不像你。」雖然說住在多租出來的酒店房,但昨晚的佈置還是需要時間還完吧。還有昨晚全晚都在招呼同事,完全沒有時間做daily training。從十二歲開始,阿融每天都需要做至少兩小時的體能訓練,有氧與無氧在交替掙扎。雖然已經離隊,但在痛苦下接受過的十多年訓練,在離開後還是會像條件反射的一樣捕捉你,像紋身,也像夢魘。你根本無處可逃,唯一的選擇就是接受它走入自己的世界,一點一點改造你。

「但妳跟我說第一句話時就確定我是gentleman。」

阿融早就轉身離開。聽到他這樣說,她舉起右手揮一揮,用背影跟阿恆說晚安。

阿恆應該看不到她那時笑得燦爛。

View original post

廣告

One response to “[唱山歌]故事II – 102”

  1. janagora says :

    如果寫多三五集係會有THRILLER味的。其實其中都有時間我差D轉SCIFI MODE,不過,WELL(BANANA MODE),WE DONT NEEDA BE THAT PERFECT,SO DO JAN & VICTOR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