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山歌]故事II – 101

JanAgora

他們說,阿融生日,要大肆慶祝。來到這兒後阿融也沒跟什麼人說過自己的私事,如生日,所以這其實是Ms Canberra幫忙搞的一次team building。

他們說,去妳家吧。好呀,沒問題。於是阿融向酒店apartment那邊多租了一星期處所比鄰的單位,用四日時間佈置,第五日開party。

他們說,妳做的菜好好吃,選的酒很好喝,處所很整齊,很有格調,阿融聽著,喝著酒,笑得花枝招展,雙手捧腹笑到腰也彎。

他們說什麼其實不緊要吧。一切從未真實,從未坦誠。她好像在笑一個不認識的人。

「這兒的景色好美。」零晨,要倒下的都已倒下,要睡的要吐的還要吃喝的都找到到他們的位置,除了他。阿融走到Mr Bieber旁坐下。他沒怎麼喝,可是羊架倒吃了六支,半盤lasagna。現在他拿著支半滿、早已沒有汽的pear cider坐在沙發望穿玻璃,不知在想什麼。大概是脂肪滋養過雙唇,話較容易溜出口。

「你全名是什麼?」

「章融。你呢。」

「孫力 恆。」

「我就叫你阿恆好了。Victor感覺不好。」

「但我有的東西全數都是"Victory",我沒原因要難過欸。」Mr Bieber的保護網啓動。

「我沒有大家想得我心腸那麼好,剛才就是說,我不過自私,按個人感覺走。與我無關的事我才不會理。」阿融說。「望什麼?」

「看你自己畫的紋身。」阿恆說。「有這麼多事值得記住?怎麼不用筆記本或iPad?」

總不可能告訴他我害怕寫東西在別的地方吧。「比較入惱啊」,阿融隨便笑著解釋了兩句。「那你呢?」

他沒有回答。阿融問下去,「有沒有什麼好想忘記?」她看到一個有故事的人在思考。

阿恆幾乎沒答過。

大家都靜了下來。阿融又開了支紅酒。阿恆終於再開口說話。「別喝太多。」然後拿走那尚有四分三的新酒,喝了一口。沒有decant過的Barolo實在苦澀。苦到想起不願記住的事。

「好些年前有對要好的情侶,也常常在Potts Point和Darlinghurst的酒吧穿插,後來,沒有後來,他失去了女朋友,然後男孩就沒再怎喝酒。」阿融看著他驚訝的樣子,繼續說下去。「過去了的事沒可能說誰錯,但你倒可決定眼下和未來的自己不會錯。」

「你怎麼知道的?我沒有跟這裡任何人說過。」

「找晚你帶我去Sugarmill吃$10 rump steak我再告訴你。」

阿恆想了想答,問她,「明天有約人嗎?」

View original post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