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山歌]故事II – One Day

JanAgora

阿融靜靜看著阿恆,告訴自己不要試著打探他是否還有氣息。她走近,攤開他開他的手,發現在食指下方的掌心位置有兩個由原子筆劃下的字母,字母下還是同一對字母,但色澤較淺。他應該寫過好多遍好多遍,沒試過把筆跡洗掉,舊了,淡了,就重新再寫上去。

JB
那是他們間的笑話,也是密語。
眼淚終於還是守不住。

—–

早在第一天上班,阿融就認識阿恆。
上班時間,這個城市的人走得很快。從前的訓練令阿融對手提電話有恐懼,她害怕工作及接受指令時的內容被偷聽。來到澳洲,她還沒有試過用電話上網,不知就裡的人總以為她很樸素。Central Station二十多個月台,她總是找不到往Martin Place的任何一個。

也不是很遠吧,反正路在口邊,就行過去好了,她想。走出車站,繞著東南西北走了個圈,毫無頭緒。剛巧眼前有位華人走過,人在異鄉,無助的突然要點親切感。

他們初初是用英文溝通的。「hey gentleman. Do you know where Ukraine Consulate is?」

他是個非常健碩的個子,很高,阿融眼沿才僅僅擦到他的胸膛。應該平日不太做運動,但他身型不賴。一頭烏黑,架一副黑框膠鏡,好像要用最平凡的包裝蓋住喜怒哀樂。阿恆說,他都在大使館工作,我帶妳走。莫名奇妙的,阿融對他放下戒心。

「我叫Jan」,她說。

「Bieber。」在還未開門的大使館門外,他掰分了半個ciabatta給她,然後徑自大口吃起來。

「吓?Justin Bieber?」太驚慌,她脫口說了廣東話。

他莞爾。「不,是виктор,我知我讀’в’音不夠準,不好意思。其實平時大家都喜歡叫我Victor,較易讀。」原來他也是香港人。

виктор,即是Victor,俄文讀[‘vee-dor]。

他還是一臉靦腆,阿融唯有找著說。「真可惜,我有位朋友可很像Selena。」

「跟你一樣高?」

「我必須澄清,我這是標準Hollywood巨星身高,介乎Natalie Portman和Scarlett Johannson之間,沒有滲進Selena丁點雜質,」阿融有點不屑。「Mr Bieber。」

他笑了。

這個世界是如斯陌生,有陽光,有自由走著的路,有無聊的對話雲,有沒有戒心的人和半個麵包。


JB除了是Justin Bieber,那刻開始,也是Jan和Victor。

這是第一日。這是陽光穿過厚厚雲層,露出絲絲銀邊的一日。

View original post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