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使徒行傳- 序 (DRAFT)

概念:

究竟應該怎樣去解釋PASSOVER這個節日?

當世界開始進入末日的年代,人類又要歸回被要不淹死要不渴死的地步,梵諦岡聖彼德大教堂宮殿下,一班科學家在尋找救贖的答案。主角就是這隊秘密科學家的圑長- PAETRO。他們在研究能否用基因改造的方法去製造一個新的耶穌。

鏡頭推回去遠古的埃及,摩西在跟法老談判。而洪加達已因為摩西藉神之力,降下九災,而到處災荒,屍橫遍野,血色長河。法老,宰相,一班幕僚,圍著兩個人- 摩西和佢細佬亞倫。法老問:究竟,你的神,為甚麼執意要帶那些你們稱的以色列離開?他們也沒講過要離開。事實佢地在此非常滿足歡樂,生兒育女。是….有歧視這些奴隸的法律,但你在這個世界,再找不到更自在的奴隸。他們甚至不用為我們當兵上戰場,因為我們是甚麼的民族,你自己最清楚。你見過我們的力量是如何超乎你們這些人類的想像。而你們離開,亦只有做其他民族的奴隸,你們的情況只會更糟。

摩西: 為左呢個世界,以色列人是注定要變成衞兵,去保護那萬中無一的人,能到達神旨定的山上去領受最神而來的能力。

宰相: 我們最民族已是最接近完美的族群,我唔能夠理解你的所謂能力是甚麼意思。我希望你明白,只要我使出意念,你跟你弟弟就可當場暴斃。

亞倫: 如果你能夠,為甚麼現在全國滿目倉而了,你還是沒有使出來。我們當中那被選的人,擁有的能力,你的歷史早就記存了。那七年的災荒,要不是我們祖先那被選的人,你們族人沒有一個可以留低。我們的神已跟你交易了一次,換來你族群的存活。你不可就這樣脅持著那被選的人到永遠的。

談判破裂,摩西讓以色列中那被選的人使出最後的能力,讓遠古埃及那群外星人每戶的頭生都死亡。現在我們以為當時是瘟疫,屋外的羊血是記號,是有點誤導。其實羊血是統計的記號,記錄著有幾多頭生的埃及人死亡。被選的人其實是一個能掌控,並改變時間的人。那個人今次用的是最強的時間術,改變埃及人每一個頭生的生命時間軸,令他們每一個在短於一小時的時間急速到達應死亡的歲數。所以佢地全都是衰老而死,包括法老兒子。之後的所謂分紅海其實也是曲解。埃及曆法家計算到那年有一個超級大洪水會淹埋大部分的埃及城巿,才脅持以色列人,希望可得佢幫助時空逆轉,改變國運。

要來的洪水終於到來,淹埋埃及大部分的城巿,包括洪家達。以色列人也帶著被選那人坐船離開,到達埃及北面的沙漠。古埃及人這等外星生物剩下的當然離開了地球,但亦因此結下跟人類的仇怨。他們講過,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在最適當的時候會以同樣的方法取以色列人的被選人之子,再統治地球。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