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爆機時說愛你。捌。逃兵

HmhLRQs

「呈書」
「嗯。。好耐都見唔到你了」
「我想講。。。我走了」
「。。。」
「可唔可以答我,JOE是男仔定女仔?」
「真是唔重要的」
「對我來說很重要的,我想知我跟你有多遠」
「對不起」
「你應承我臨走前的演奏呢?」
「或許。。。對。。。」
呈書收線。
Chris 完成整個遊戲的demo 後,就跟呈書分手,走了。無交代往哪兒。Limerick 吧。冇人知。而我,完了那隻game後,我也跟同系同學去日本旅行。看看那邊更具規模的動漫祭。

同學們說要一睹Comiket 的浩瀚。六點就由池袋的酒店出發往国際展示站排隊。其實心諗:咪普通一個博覽會,你有野買就話啫,否則等四五個鐘入場根本蒙嘉惠。

成件事下午兩時告終,乜都買唔到,唔想買。或許肥妹來會買到吧。肥妹?不知她和呈書現在怎樣呢?

在香港,自跟兩個逃兵失去聯絡後,呈書和肥妹看下去別來無恙,只是。。。
「妹。。。」
「嗯。。。」
「你唔打機嗱?」
「呢排冇新game吧」
剩下無線電視聲
「你估佢兩個贏唔贏到?」
繼續無線電視聲
「你好關心英仔?」
繼續無線電視聲
「朋友嘛」
「其實你都冇幾多朋友」
「所以更唔想冇埋佢囉」
又回到無線電視聲
「走得好突然吧」
「Chris ?係。所有關於他的都好像無出現過一樣」
又回到無線電視聲
「肥妹可唔可以攬住我呀」
倆人用相擁的時間抽泣,混雜著無線電視的喧鬧。

此時的我在日本收到訊息。
「幫我做樣野好嘛」
「我應承做一樣而已,亦兌現了」
「看在我令你將得到勝利吧!」
「還有個多月才知答案」
「命運劇本已定了」
「咁你想點」
「下個月Cockenflap 我會回來,你帶佢地來吧」
係喎你是濕樂隊subtle 主音噃。
「你在哪?」

「Joe,我曾因為你,我連你屋的佈置也做得一模一樣。我以為咁樣你永遠在我身旁的承諾才能兌現。但我發現世界多左個人令我唔再需要你。因此覺得好內疚,亦因為咁我選擇離開他。但現在在你旁我仍想念他。對不起。我要返去搵佢。未來見」
Chris轉身離開拿起電話。把那段訊息發給我。

呈書在房中靜靜畫畫。房外今天只有媽媽。她就像自言自語的道
「你是咪拍拖?」
「你看似好獨立,但我最清楚,你要人照顧要人錫的」
呈書開口:「媽你覺唔覺我同其他人好唔同?」
媽似答非所問的
「有尐野媽唔了解。可能好多人都唔了解。但不要緊,你了解就夠了」

日本是一個寂寞的地方。好像人人都不喜歡談話一樣。有人喜歡這種寧靜,但思緒總要有個出口。回想Chris 的話,我打了個電話
「呈緻?」
「嗯。日本妹靚嘛」
「咪又係咁,尐裙短尐囉」
「咁啱哂你吧」
「嗯。如果我得獎你來嗎?」
「離公佈還有個多月」
「命運已經寫定」
「邊個講㗎?」
「Chris 」
簡單交代過他的請求後
「都差不多要掛線」
「嗯。日本冷吧」
「還可以的,傾電話時」
「嗯」
「還有,女仔,我只喜歡戴眼鏡的」
「嗯。那你小心著涼了」
同步的再見後掛線,有點不捨,有點如釋重負。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