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爆機時說愛你。肆。YOU CAN/NOT ADVANCE

HmhLRQs

「愛爾蘭是點架?」
「是一片片綠油油的樹林和牧場,還有河川,高山組成,好古老,卻美麗得讓人痛苦的地方」
「痛苦,因為JOE?」
「痛苦,因為好多野,太多的過去,太多的未來,構成現在的痛苦」
「你現在還痛嗎?」
「現在唔痛,因為你就在我旁」
「你會回去愛爾蘭吧。」
「會,逃避總有限期。」
「你害怕嗎?」
「害怕,因為好多野,太多的過去,太多的未來,構成現在的恐懼」
「我也害怕你的離開」
「只要你記得我也有同樣恐懼就不會再怕了」

這就是昨晚呈書在Chris家中所發的夢,有些說話是昨晚傾談時出現過的,有些側是造夢時腦波的把戲,或是呈書的真正願望的呈現。虛實難辨正是傾慕中的人的症狀。醒來的時候,呈書正在Chris的床上,發現房裡有支結他、一些EFFECT、一部電腦和結他線。廚房傳來陣陣香味。自己傾慕的人第二朝為自己煮早餐? 一想到這樣幸福的事,呈書的臉即熱透了。慢慢走到廚房門口。
「早晨,睡得好嗎?」
「好…昨晚,太麻煩你了」
「也不是,我也高興有這晚談,說這麼多話很久未試過了」這個背影所發出的聲音是何等溫柔。

那邊廂的中大計算機科學LAB,一晚的BATTLEFLEET,我和肥妹…徹底敗陣了。
「喂!你倆個都OK吧。頭兩個鐘差點就能把我們幹掉了。下次再玩過」
我就這樣向後昂,望著天花板的光管,腦筋的激烈活動後無法合眼。身旁的肥妹就除下眼鏡,伏在MON前繞著的雙手。現在是四點半。
「就咁俾我睡一陣,明天要上朝早八半」就睡了。除下眼鏡的肥妹,小小的耳朵,微紅而蛋形的臉龐,筆直鼻樑所突顯的輪廓,紥起的馬尾,很美。奇怪的眼鏡卻完全把這些摭蓋。唯一幸福的事,就是這種漂亮,亦只有我能發現。我就在旁呆呆的看著睡著的她,直等到天亮。回想,其實自從認識她後,由於跟她一起打機,如這樣的獨處時光,其實蠻多的,只是,我看不到這樣的獨處再不斷增多後就能產生愛情。

一早都交代過Chris 樣貌如碧咸。就當然不會那麼平淡。呈書肥妹在家時時不時都會聽到姐姐仔往他家練習英語。你總會聽到那些偽abc 的高八度談吐和發情期貓般的笑聲。呈書都會如漫畫主角眼位打陰影的陰沉,說「我入房了」。

但進展的契機亦很快到來。呈書學系要搞裝置藝術展覽,呈書每天都忙著在天井趕其雕塑。Chris 好奇問道
「你要展覽嗎」
「是呀。下個月,大學展覽廳」
「進度如何?」
「我的雕塑很好。但同學在煩惱場館襯不了主題」
「或許。。。我可幫得上忙」
呈書當刻的疑惑Chris 看得出
「或許場館需要一個設計師去改良。我可是合格有餘」
「你不用上班和在家跟那些女生補習嗎?」
「那些都很無聊的。你不用費神」
「那我明天帶你看看場館吧」
就這樣呈書帶了Chris 去場館,亦交代了今次展覽想帶出的主題。但亦見證著Chris 在陰氣十足的藝術系暴光了。
「好靚仔啊」「呈書你太過份了。為什麼不更早介紹」「建築師?嗚哇」同學都蟻嬲蜜,無視呈書眼部陰霾。

凡事有危有機。這亦給予機會他倆天井共處,一邊雕塑一邊鋸木。那夜零晨,倆人工作至無力,背靠牆坐著看遠處中環夜燈。
「多謝你那麼努力,Chris 」
「我多謝你才對」
「我是在Limerick感到設計無意義才來香港的」
「我經常覺得是自己靈感走投無路,才用Joe 的事作借口讓自己逃避。你給予我機會嘗試驗證自己的推測。果然無錯,我是一個很遜的設計師」
呈書看著那種苦惱,有鼓勵他的衝動
「設計師的能力,跟藝術家一樣,從來不可自評」
「自覺天才橫溢,和自覺天資缺乏的人都一樣,都是捉錯用神。最後的決定權不在自己本身」
「那你覺得我設計怎樣?」
呈書笑了笑「我評是不公正的。到時就知了」心裡一句是你令我對你完全偏坦了,怎能作準。
Chris 似看透了甚麼。
「那我就等你對我評分了。。。呈書,今次真是好多謝你。多謝上天讓我遇到你」
呈書滿臉通紅,羞怯得立刻彈起,背對他說
「我要回去睡了,你。。。也要好好睡。搞砸了我不會放過你的」帶著甜蜜的疲累回去,卻整晚都不能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