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爆機時說愛你。壹。不明來歷的天人

HmhLRQs

呈書知肥妹少運動,趁她入了自己大學捉她去學校體育館做gym。
「你咁樣落去會退化架。呈緻」呈書咁講。係呀,唔記得講肥妹個真名ok 㗎。肥妹消極合作,就在跑步機上打機戰。
「你都得架喇你」
「你聽mp3差不多啫」
突然哥哥向門口出神,有個人入了故事的版面。

一個五尺十一,金曲髮卻扎起髻如皇馬時期碧咸的男子。咦真是似碧咸嘅喂!寬膊,背心短褲裝展現完美肌理。他走到隔呈書兩部的跑步機跑步。Oh What are beautiful legs! 肥妹也不禁定睛。打過winning 㗎嘛。見哥哥頭側住硬哂。心想會否流鼻血。我相信呈書從未試過最麼失儀。碧咸換邊部機,他就扯著肥妹日咎針狀影般位移。
「哥你咁樣好揚架」肥妹緊急呼籲。
「佢都睇唔到。睇到就向我笑啦」在這刻肥妹才發覺哥跟低b港女思路沒兩樣。日咎中央正在拉鐵做背肌,跳動的肌理,肥妹看旁邊的呈書像要失禁的模樣。

「不如你一陣襯佢入廁所沖涼入去打大佬啦」肥妹對在gym 的無謂有點不滿。
「你痴線㗎言呈緻,你當我咩人呀」呈書反應異常大。
「喂我夠鐘上當啦,你繼續啦」肥妹走了。
口裡說不。身體。。。呈書真是入了更衣室。那來的勇氣的呈書膽敢坐在碧咸的對面。碧咸坐的地方與呈書之間隔著些大袋而形成簾。呈書若隱若現的看到碧咸豪邁的脫去所有衣物,就這樣走過大袋簾,往花灑區走去。呈書把整個過程看下去,對自己那偷窺時的興奮斥責不已,不知怎樣面對那個失常態的自己,低頭疾步離開更衣室,gym,體育館,大學,一直到西環的家。

「仔你咁快返嚟既?」媽探頭呈書的房間,驚訝為甚麼比自己還要早回家
「冇野呀。我唔舒服之嘛。」專心畫畫以圖分神的呈書答
「吓! 咩事呀?」媽衝入內
「媽冇事呀」
「做乜畫咁多碧咸呀?病就唔好太勤力喇」媽不以為意。

可見這種所謂分神方法是何等的徒勞。

要講解下佢地家住的情況。西環舊唐樓,一梯兩伙。但第二伙長期空置。以致原兩伙共用的後天井花園長期成言家的私人會所。兩兄妹時不時都出來玩,睇車景。但隨著青春期後一個變ACG毒一個變藝術家,私人會所隨作為呈書的藝術排放區外,機近棄置。此時妹妹亦回家了。一入屋就走到呈書房強行打開門。依著門框邊打機戰邊說:
「點呀…打左大佬未呀?」
「你入人房可否先拍門呢?」
「咁你打左未呀?」
「打咩啫。。。我走左喇之後。人地又唔知係咪MEMBER」
「又會突然有個碧咸嚟讀書的。。。你可以確認下架」
「確甚麼?可能以後都見唔到他吧」
「乜隔離咁嘈的?」
倆兄妹走出屋外,看見有人在隔壁單位門打開了。他們走進那單位內,遠處一個人在揼揼揼。好熟口面,金色頭髮及肩如KURT COBAIN,揼揼揼的他突然停下,向他們方向望過來。竟然就是碧咸
“Oh Hi"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