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男神。第三晚

valtari_wallpaper_by_zoroo-d4uawxc
「你好暖呀」
男神的手溫柔的撫著激烈過後的公主的頸,再柔柔的從頸沿膊頭手臂掃,到了指尖的終點,兩隻肌色有點分別的手對疊並緊扣,男神從後緊緊貼著背靠的公主。就在那被地燈打成昏黃的白色沙發上。
「你…」公主想問男神是否成日咁呃女仔,卻又害怕打破現在的唯美。就這樣寧靜的待到還是陰晴不定的明天。

公主第一次要著住昨日的黃色皮樓及CHEVIGNON TIGHT FIT回公司上班。作為一間公司的秘書,是有點突兀的。
「你今日點解咁著」經理葉蔭淳邊問邊皺眉。公主心想怎樣答才好…
「今晚想去玩都應帶多套衫吧。我今晚要賽車,唔通我著到舒密加咁返工?幫我打比TONY,個會取消」經理就入房轟門。

甚麼都如常,電腦如常,EMAIL BOX如常,四處響的電話亦如常。在這般節奏下,即使想梳理昨日的所有的公主,亦只可如常。直到中午…
「你搞到陰唇葉西晒面」午飯同事一
「佢是唔是都西啦…個名叫陰唇呀」午飯同事二
「喂! 識唔識個BORIS呀?」午飯同事三
同事三拿出八卦雜誌,標題是某電視台男星泊到好碼頭,醉攬富二代渡春宵。封面放了一幅那富二代的頭相,正是那位公主見過的Boris 。揭開雜誌,簡介了Boris 底細,原來是某紅色大企業的繼承人。公主看著感到不安。
「原來個男星搞基架」同事一
「睇個樣都知啦」
同事圍著話題交頭接耳。正當公主在擔憂Boris 會否就是Oscar Wilde 的Lord Alfred Douglas,將會因為她和男神的一晚而令男神身敗名裂之際,手機震了一個短訊。
「今晚來PMQ搵我」
是男神的短訊。

晚上光亮的PMQ ,卻有一千多尺的暗角。暗射燈射著兩端牆。才醒起晚天是男神影展。再走過去,看到牆的對面放著很多幻燈機,把男神的菲林射向牆。公主如fans的欣賞著。男神由黑暗走過來。
「今次影展叫Foss ,即冰島語的瀑布。冰島有好多好靚的瀑布」
公主看到的卻是香港的瀑布。最後那張投映竟是自己當晚所拍的相。男神從後扭著公主
「呢張叫陽光」
他倆又按不住吻起來。鏡頭下的一角呈現這樣的畫面。幾台幻燈機射出微弱的白光螢幕,及一對相擁的黑影。幻燈機聲如堡壘內常奏著的曲樂,美妙但被永遠忽略,因堡壘的主角在柔軟的吻著耳語。
「今晚去studio?」
「唔得呀。我兩日冇換衫了」
這是第三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