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男神。第五晚

valtari_wallpaper_by_zoroo-d4uawxc

男神王國沉沒的一個月,就像亞特蘭提斯一樣沒半點痕跡和證據。公主亦如從沒有發生過任何事一樣的生活。每朝由長洲出發,在船上靠窗睡著,落船,JET LAG,替葉蔭淳安排日程、會議、WORD、EXCEL,午飯發呆,五六點接葉蔭淳特發,OT,坐船回家,JET LAG。

一個如常,卻永遠晦澀著若有所失的工作天,下午。
「幫我卜張機票,呢個星期六,上海,最早嗰班。酒店都是嗰間」
公主正望著螢幕mark 低葉蔭淳的命令。葉蔭淳徑自走入房。突然探出頭來
「嗰個星期六有冇事」
「做乜咁問」
「幫我湊住個女一日,等佢阿媽夜晚接番佢」
「吓…」
「個女六歲,冇乜野的,你帶佢玩下食下野然後夜晚返屋企等佢阿媽返嚟就得架喇。工人放左假,冇人湊佢呀。當OT補番水俾你。嗰日做乜開番單得喇」
「…」
「即係得啦。唔該晒」
葉蔭淳就這樣無賴下找到公主當一日的女傭替工。公主相信是因為葉蔭淳看準她每日的生活都表明她是單身。

8點鐘,被命令要準時到逹葉蔭淳居住的擎天半島。公主按門鐘,不等兩秒,已有人怱忙開門。應是葉蔭淳的老婆。清透但乾澀的鵝蛋臉,略施粉撲的年過四十,蓋著及肩微曲頭髮。強悍的打扮,CHANEL的黑短褸包著白絲襯衫,貼腳淺藍色牛仔褲襯高宗色皮靴。
「你好,唔該晒你,Sheron 過黎叫姐姐」
一個跟媽媽生得一同漂亮,瘦削的長髮女童,赤腳,氈氈競競的走過來。據講是六歲,但現代的兒童,沉重的壓力,一早已把身體的BIOLOGICAL AGE系統地向上偏離。還好的是女童還是叫姐姐和跟媽媽講中文,否則今日流流長要講英語不知怎算。

公主就帶著Sheron 出發去海洋公園。貪佢夠大多地點hea ,如鯊魚館,四川館,企鵝館。而Sheron 又唔夠大玩公主最怕的海盜船、過山車、攪拌機、跳樓機。不過遇著攤位遊戲,被sheron 整天「姐姐呢邊吖」亦難免。
坐低食野,Sheron 問公主。
「姐姐你係咪唔開心呀」
公主愣一下,才回想男神消失後這一個月,世界從沒有人問過自己的感受,自己也不再碰觸這感受,詐騙這自己本來無一物。就只有這個陌生的小女孩,勇敢而尖銳的問這問題。公主的眼腔亦不由自主,但仍專業。
「ok 啦。但今日同你玩都開心呀」

海洋公園後,公主送sheron 回家。小女孩亦抵不住疲倦睡了。公主走出大廳無聊,才發覺大廳一角放著一幅好面熟的大畫。熱愛藝術的公主走過去打量,畫風極似曾震盪亞洲畫壇,但已消聲匿跡的香港畫家酷濁。
「你識酷濁?」葉太已在身後。公主才回魂。
「葉太」
「有留意過《號外》一篇article 講過佢。但廿幾年前好似退隱咁,自此冇人見過佢了」
「亦都差不多嗰段時間,我地結左婚。後來佢去左你而家間公司做文員直到而家了」
公主異常驚訝,把視線由跟葉太平行轉向瞪著她。
「好難想像嗎?一個咁的古肅佬竟然是著名抽象畫家」
「咁的生活佢甘心嗎?」公主指桑罵槐的另有所指。
「我又冇問過佢喎。但是,佢話做藝術要sponsor ,都冇得避要做尐自己討厭的事」葉太亦連燒帶打的解答了公主心中的問題。
她倆也頗投契的談了其他事。

「今日真是多謝你公主。淳咁使你唔好意思」
「我都好開心,再見」
跟葉太傾過葉生的經歷後,公主想跟自己過去的一個多月做個總結。作為與他親熱過的女人,她不想男神為任何人做自己不甘心的事,作為他的頭號粉絲,她又不想他變成另一個酷濁埋沒自己。她只想男神繼續他的唯美,而自己繼續作一個粉絲來延續過去一個月,甚至之前的傾慕。她拿起電話:
「喂! 大頭」
「咩事」
「香港點去冰島架」
「游水掛」
「唔好笑咯 OK」
「你買張直航去希斯羅,再駁過去。當然你可以先去赫爾辛基的」
一日的顛簸,一程船,加一彎明月,公主非常疲倦。但她知道去向,釋懷。望一望睡房窗外,不以為意隔壁小屋暗紅的燈及層疊的剪影。
公主低聲,晚安了,陌生人。關了床頭的燈。睡了。
這是第五晚。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