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have something personal

一滴水所產生的一泛漣漪。

星期日同一家人搭地鐵。女我自己抱著。仔在bb車老婆推住。落車前一個站。一幫遊客(國內,普通話,行李箱)入了車箱。車箱好逼。我一見到佢地,潛意識地detest。

出閘。我老婆出唔到,因為太多人。我在月台見仲有人想入去。我突然"爆"了

“喂!你仲走入去!!!!!!!!!!!!!!!!!!" 

想入去的是一個香港人,只講了聲(細聲)"咁我唔知嘛。車內的那幫遊客,亦主動抬了我老婆的bb車出來。那位香港人亦因為咁樣上不了那班車。我,平時最中意笑本土派聲大夾惡同內地人野蠻無文化的我,因為心入面的成見和其他因素,在這刻變成全樂富地鐵最聲大夾惡,最野蠻同最無文化的人。

成見,加上網上群體效應的影響,我缺乏情緒控制及獨立思考的盲點被表露無遺,平時幾多的推,幾多的書,幾多的guardian comments n columns 都掩飾不了。

人人都有盲點。我識一個基督徒朋友,佢真誠講野又有道理,卻每次講有關時事社會都展現其零時事觸覺的盲點(這點佢都公開承認,所以我配服佢)。我的盲點,如上所述。我老婆事後同我講,話我成日so called 有critical thinking,卻時the easiest brain to be controlled。叫我唔好上咁多高登。

老婆,其實我真係唔算上好多的了。只是,我再多的掩飾都掩蓋不了自己對身邊的人事充滿成見的虛偽。

我生平最討厭虛偽,卻可能因為我就是其中一個最虛偽的人。

不要以為我在告解。我只是在吹下水。我亦冇因此計劃我要點樣改過自身。因為我就算在未來點改。被我無端端大聲么喝的那班乘客(包括那個香港人),都已因為我的當刻而吃了一記。我永遠都不可能改變那一刻。而我亦不見得我定下計劃就會產生甚麼的改變。我的盲點是我的一部分,將與我如影隨形至蓋棺那刻。

不知所云一番。多謝讀者賞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